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铁血弹头 > 第二卷:我是侦察兵 第一百三四章:秘密潜入

第二卷:我是侦察兵 第一百三四章:秘密潜入

  隐蔽在黑暗角落里的成冲极其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一切,他圆睁着乌黑而明亮的大眼睛,精光如炬,所到之处,几乎不留任何死角。同时神经紧绷,注意力高度集中,努力调动着身体的每一个器官,竭力打探身边的每一个风吹草动蛛丝马迹。

  片刻之后,成冲没有发现周围有任何异常,也没有打探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或者,这对他而言,本身就是一个好消息。

  至少说明,此刻已经潜入村寨的他并没有暴露。

  向前仔细地探了探路,成冲开始试探性地往前移动,但见此刻的他猫着腰弓着背,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每前进一步,都分外的小心,特别的谨慎。这时候的他,仿佛一个在危险环伺的原始森林力独自前行的原始人一样,将人类本身所具有的一切原始本能返璞归真似的,发挥到了极致。

  根据他刚才在树上观察到的村寨内的基本情况,继而确定的路线,他十分巧妙地避过了敌人的几处警戒点及火力点,有效地避开了敌人的严密监视。

  也得亏他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将一大批武装分子调出了村寨,否则的话,此刻的他兴许举步维艰甚至寸步难移。

  踏着村寨内坎坷而潮湿的青石板小路,他缓慢且谨慎地持续向前。

  他在村寨内顺利地绕过了几条小巷子,拐过了几个不起眼的角落拐角之后,逐渐向村寨中央那座较阔气些的院落一步步地靠近,逐步向敌人的核心位置慢慢靠近。

  这时候,整个村寨内静悄悄的,根本就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村寨,犹如早就被人遗弃了的荒村废村一般,不见一丝人气,不闻半缕人声,鸡犬不鸣,人畜噤声,仿佛一切都已经死去很久了似的。

  在昏暗的夜色中,在若有若无且极其微弱的灯光下,整个悄无声息死气沉沉的村寨越发显得神秘和诡异。整个神秘诡异的村寨里,似乎隐藏着人世间最大的危险一般,那种无比渗人的恐惧感,几乎令人窒息。

  成冲深知自己此刻所面临的危险,此刻的他仿佛在一颗巨大的地雷上玩蹦跳,只要稍有一个不慎,立刻就会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但他没有丝毫的退缩,而是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因为,在前面,就在那座阔气些的院落内,有他的被俘的战友孟浪,有危害祖国安全的仇敌,或者说跳梁小丑。他必须奋不顾身地前去,去消灭敌人,去救出自己的战友。

  他必须这么做,因为他是一名军人,他是堂堂一名顶天立地的中国军人。

  从一个黑暗偏僻的角落里拐了出来,眼前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巷子,两边是三四米高的低矮民房,并排整齐地分布着,中间只留出了两米来宽的巷子,足有二十来米长,一直向村寨中央延伸而去。

  成冲警惕地探出了小半颗脑袋,睁大一只眼睛向这条巷子一眼望去,愕然地发现,这条巷子中间位置有两个武装分子,各自手里端着ak47步枪,背靠着背,依托着民房墙壁,精神地站在屋檐下,认真地担负着这一条巷子的警戒。

  可见,这时候的武装分子,跟往常完全不同,这时候的他们都神经紧张,精神头十足,警惕性极高。因为这一天的二十四小时之内,接二连三的出现变故,他们虽然人数众多,却每次都是他们吃亏。

  在多次和成冲交手却多次吃亏的情况之下,他们终于久病成医,学了一回乖,懂得小心和谨慎了。这时候的他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人人都注意力高度集中,分外警惕起来。更何况,他们的头头们甚至可以料定,今晚肯定会有人夜闯村寨,这本就是他们说愿意看到的。

  他们焉有不小心谨慎之理?

  这时候,所有担负警戒的武装分子,不再像之前那样,装模作样若无其事,有些甚至还肆无忌惮地点一支烟,用烟头的火光来暴露自己。

  不过,这无疑给成冲的此次行动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带来了更多的危险,同时这也是一场极其考验他甚至事关生死的挑战。

  见眼前情况如此,成冲极速缩回了脑袋,再次隐蔽道拐角处的黑暗中之后,迅速地思考起对付这两名武装分子的对策来。

  可是,这时候要对付这两名武装分子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且不说他们此刻注意力高度集中,警惕性也极强,更要命的是他们此刻处于这条狭长巷子的中间位置,既不靠这头,也不靠那头,距离这条狭长巷子的两头拐角处都有十来米。偷袭者无论从哪个方向去近距离偷袭他们,都会被那毫无遮掩的巷子暴露身份。

  论理,在这样狭长且毫无遮掩的巷子里偷袭他们,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开枪射击,那样一来,这两名武装分子几乎无处可藏,很容易就会被立刻击毙。

  可是,在整个静悄悄的村寨内,枪声一旦响起,那么偷袭者自然而然地就暴露了自己,那么在这么一个围得跟铁桶似的小小村寨内,偷袭者即便是插上翅膀,恐怕也难以飞出村寨。

  这样一来,偷袭者自己的性命尚且不保,更何谈其它呢?

  兴许,这两名武装分子之所以将警戒位置设置在狭长巷子的中间位置,就是断定了偷袭者不会开枪,更不敢开枪,而他们俩也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处于成冲的位置上,此刻要偷袭这两名武装分子,必须符合两个条件,第一个是要能实施远距离攻击,第二个是不能发出较大的声响。原则上,这时候用弓和弩之类的冷兵器是最合适不过的武器,可是成冲手头上没有那些劳什子,现场也不可能立刻制作出来。

  成冲也想过用手中的匕首再次当成飞刀来使,可是在十来米的距离上,在昏暗的夜色中,连发两支飞刀,并且两支飞刀还要不偏不倚地正中这两名武装分子的要害部位,让他们俩立刻毙命,还不能发出任何的声响。

  在这种高难度,并且要求堪称苛刻的情况之下,成冲没有自信能够做到,他对自己投掷飞刀的水平心知肚明,如果在视线较好的情况下,攻击较近的目标,他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不过一次也只能攻击一个目标。

  前进受阻,成冲开始寻找其它出路,可是当他向四处挨过小心地打探了一番之后,他十分失望地发现,眼下的这条狭长的巷子却是唯一可以通向村寨中央那座阔气些的院落的道路,其它道路不是此路不通就是危险系数更高。

  换句话儿来说,在这个村寨内,要想潜伏进入村寨中央那座阔气些的院落内,极必须通过这个狭长的巷子,别无他法。

  没办法了,自己必须要从这个狭长的巷子里通过,不但要从这里通过,并且还要做到悄无声息地,不被任何人发觉。

  反复思索了片刻之后,成冲都没有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该怎么办呢?该如何干净利落地干掉那两名武装分子呢?该如何通过这条狭长的巷子呢?

  成冲一时一筹莫展,顿时就感到万分的为难起来。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并且极其艰难的任务,但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勇敢地去面对,积极地去完成,他不能退缩,也绝不能退缩,他必须义无反顾地继续勇往直前。

  思索再三,成冲却依然没有一个好的办法,没有一个好的主意。

  好吧!既然没有别是什么好的办法了,那自己就只能用最简单最直观也最直接的办法,此刻竭尽全力,快速越过那毫无遮掩的十来米,然后直接冲上以最快的速度干掉那两名武装分子了。

  当然,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虽然自己冲上去的速度即便再快,毕竟双方相距了十来米,而要快速越过这段毫无遮掩的距离,难保不被敌人发现,而一旦被敌人发现,那么游戏就结束了,一切都玩完了,但是无论如何,总比一直待在原地寸步不前坐以待毙好吧!

  得了!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那就这么办!

  正当成冲打定了这个主意,打算竭尽全力拼拼速度,赌赌运气的时候,忽然一个堪称大胆的想法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略略斟酌之后,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他想着:既然自己此刻直接冲上去毫无把握,并且很有可能会失败,那么自己为什么不试试这个办法呢?

  虽然这个办法大胆冒险一些,但是兴许还会有奇效呢!

  对的!既然从地面上直接攻击行不通,自己为何不从空中由上而下快速攻击呢?只要自己爬上巷子侧面的屋顶,再轻轻地移动到那两名武装分子的正上方,然后突然向下发起攻击,那么,是完全能够做到悄无声息干掉他们,杀人于无形之中的。

  成冲抬头兴奋地看了看巷子侧面整齐排列的房屋,心里顿时就有了主意。

  但见巷子两侧的房屋都不过三四米高,有些矮的地方还不足三米,这个高度完全难不倒成冲这个常年训练攀登的侦察兵的。

  侦察兵训练时,有时候会在荒郊野外,随便找一块陡坡甚至悬崖,有时候有辅助,而有时候直接就是徒手也要攀爬上去。

  而此刻,仅仅只是上个房而已,而且也就三四米高,这个高度,对此刻的成冲而言,完全没有难度。

  打定主意后,他迅速后退数步,一段小距离的助跑之后,成冲单腿踏墙,身子竭力往上一跃,双手便稳稳当当地抓住了民房的屋檐,然后双手一用力,整个身子就轻飘飘地吸了上去。

  成功攀爬上房顶之后,成冲趴在原地停顿了片刻,见四周再无动静之后,这才缓缓地向那两名武装分子所依托的那段墙壁的上空所在地轻轻地爬去。

  此刻的他仿佛即将扑向老鼠的老猫一样,速度虽然慢,但是动作却很轻,所发出来的声响自然也就轻不可闻。这时候的他既在不停地匍匐向前,又在居高临下不停地观察着四周的风吹草动,同时还在积蓄着力量,思索攻击方法,从而进地做到一击必中,万无一失。

  缓慢而艰难地持续向前,十来米的距离,成冲至少话了二十来分钟,当他悄悄地来到那两名武装分子的头顶之时,那两名武装分子依然一无所知。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在地面上,他们何曾想到会有人从他们的头顶上空的屋顶上猛然偷袭他们呢?

  是的,他们即便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明白。

  然而,果断的成冲也没有再给他们留思考的时间。

  黑暗中,屋顶上,一股森冷的杀气正在他身边团团地集结,但见他双眼圆瞪,嘴角紧闭,脸上的肌肉冷峻地抽动着,而此时,他的双手,各向一柄匕首伸去,并将匕首紧紧地握在手心,右手握飞鹰勇士,左手握虎牙匕首。

  忽然间,仿佛老鹰扑食又似战斗机俯冲投弹,成冲猛地间从民房屋顶上一跃而下,身子还在半空中,就猛然一个诡异的翻转,右手所持的飞鹰勇士就利索地划穿了其中一名武装分子的咽喉。

  同时左腿自上而下猛力一蹬,便将另一名武装分子蹬倒在地,同时减轻了自己落地时的重力,堪称一举两得。

  情况突变,当这名武装分子慌忙扭过头来,查看具体情况之时,已经落地的成冲,迅速左臂出击,极速将手中的虎牙匕首完全送进了这名武装分子的咽喉,直接将这名武装分子的脖子穿透了。

  拔出匕首,两名武装分子顿时齐齐地倒地,顿时血喷如注,两人鲜血一较高下,在昏暗的夜色之下,那场面分外的艳丽,分外的壮观。

  两人圆瞪着惊恐万分的双眼,十分不解地望着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华夏军人,无力地挣扎了片刻,便极其不甘地撒手人寰了,眼中还残留着对生命的无限向往。

  几乎就在眨眼的瞬间,成冲就极其干净利落甚至还十分漂亮的干掉了这两名武装分子,并且,整个过程,几乎都没发出什么声音,完全做到了悄无声息地杀人于无形之中。

  见两人已经断气了,成冲并没有就此快速离开,而是将其中一人的衣服快速脱了下来,然后迅速地套在自己身上,他虽然在伪装冒充武装分子方面不寄多大的希望,但是,这时候穿上这身皮,相对而言,还是会方便许多。

  换上武装分子的衣服后,成冲又将这两名武装分子扶了起来,让这两名武装分靠着墙相互依偎着坐在墙角下,造成一种这两名武装分子还活着的假象,有心的人看上去,顶多只会觉得这两人只是在偷懒而已。

  忙完这些之后,成冲也没有拿他们俩的步枪,而是将两支步枪依着他们俩的身子靠着,模拟得更加逼真一些。

  其实这时候,步枪对成冲而言,并无多大的实际意义,因为,他还不能开枪,而步枪本身却会给他本人增加负担,而且携带一支步枪,行动也不方便,并且还容易磕磕碰碰,发出不必要的声音。

  不过这两人身上所携带手雷,却被成冲收罗一空,毕竟手雷这玩意儿占地小,威力却大,关键时刻,可以用来攻击敌人,掩护自己。

  快速地忙完这些之后,敏捷的成冲迅速转身向前,很快就再次消失在道路纵横的村寨内,消失在那昏暗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