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铁血弹头 > 第二卷:我是侦察兵 第一百五八章:有人跟踪

第二卷:我是侦察兵 第一百五八章:有人跟踪

  那如刀锋般陡峭的悬崖之下,云深雾锁,深不见底,不知道其到底有多深,也不知道底下究竟会有些什么。在屹立其上的人看来,当真神秘莫测,同时又让人感到危险重重。

  置身悬崖边缘,那种头重脚轻,随时都有栽倒下去的恐惧感,迎面猛烈地袭来,将人团团笼罩住,令人脑袋发昏,甚至不寒而栗。

  身子被绳索牢牢固定的成冲,沿着陡峭的悬崖,与悬崖表面大约成四十五度角,一步一动,按照平时训练的那些动作要领,及基本的攀登常识,向下缓缓滑移而去。

  尽管,在悬崖上攀登滑行,是他们侦察兵必练且常练的军事科目,但是此刻置身于绝壁的悬崖之上,心里隐隐还是有些难以抑制的忐忑。

  这种心里忐忑是与生俱来的,几乎深入骨髓,嵌入基因。无论怎么训练,怎么练习,怎样自我克服,怎样抑制,都难以彻底消除。

  小心地绕过一处又一处悬崖上突兀的石块,避过一处又一处绝壁上枯枝藤蔓的缠绕,斜斜地踏着绝壁,谨慎地缓缓向下。引得无数的碎石及沙土,从绝壁上,簌簌而下。

  往下谨慎地移动了数米之后,成冲才缓缓接近了那个被困在绝壁的悬崖上,上天无门下地无路的伞兵。那是一个脸蛋较长,身材较为壮硕的一期士官。

  此刻的他,正被自己的伞绳五花大绑给绑了个结结实实,身子扭曲得仿佛一个大麻花,脑袋向下,双腿却正好向上,整个倒了过来。

  由于他的全身悬挂在半空中,又有乱如麻且极其坚实的伞绳缠绕和阻碍,以致四肢借不上任何一丝外力。

  更凶险的是,有一根伞绳不偏不倚地正缠绕着他的脖子,由于在重力的作用下,他越是挣扎,那伞绳就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反而绑缚得越紧。

  只见此刻的他,满脸憋得通红,拔出了随身所携带的伞兵刀,顾不得掉下悬崖的危险,卖力地想去割断那根套在自己脖子上的该死的伞绳。可是由于缺氧,并且由于借不上力,更兼在无比恐惧的威胁之下,他能使出来的力气实在有限,在他反复来回地割了几次之后,那伞绳竟犹如铁铸铜塑的一般,愣是割不断。

  这位伞兵眼瞧着即将因此而窒息,时间就是生命,情况万分紧急,越早一分解救他,他便少一分危险,多一分希望。

  在往下移动到和伞兵差不多高度之时,来不及多想的成冲,成冲伸腿用力快速一点绝壁,整个身子便迅速往伞兵的方向晃悠悠地荡了过去。

  成冲没有立刻拔出匕首去割伞兵脖子上的伞绳,而是迅速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那根绑得较松的绳索解了下来,快速往伞兵的身上,来回一圈,拦腰一绑,三两下便绑得结结实实了。

  在搭救对方的同时,首先得尽可能地确保对方的安全,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此刻缠绕在这名伞兵身上的伞绳乱成一团麻,如果还没弄清楚对方的具体受力情况,就冒失地割断伞绳,极有可能弄巧成拙,酿成事故。

  在确保该名伞兵身子被自己所带的绳索绑严实了,并且足够承受他的重力了。

  成冲迅速拔出随身所携带的飞鹰勇士,极速往伞兵脖子侧面的伞绳,猛力一割,伞绳即刻被锋利的匕首割断。伞兵那原本被勒住的脖子,顿时就解放了,由于伞绳的绑缚力消失,他的脑袋顺势往下一晃,便听见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连续喘了好几口粗气之后的伞兵,这才缓缓回过神来,他冲旁边的成冲苦涩而有充满感激地笑了笑,然后,两柄匕首同时工作,极短的时间内,就将缠绕在这名伞兵身上的伞绳全部割断了。

  重获“自由”的伞兵在成冲的帮助下,翻转了身子,恢复了脑袋向上,然后冲成冲感激道:“谢谢了!陆军兄弟!”

  陆军兄弟?

  成冲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感激还怪新鲜的,他同样冲这名伞兵笑了笑,说道:“不谢!都是战友,都是兄弟,伞兵兄弟。你现在身体有没有问题,能否自己爬上去,还需要我的帮助吗?”

  “不!不!这点高度对于我们伞兵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要不,我们俩现在比试比试!”成冲万没想到,这名伞兵刚刚才脱离险境,几乎还没来得及好好调整一下,居然就这么说,而且还说得这么的自信。

  “好!那咱们俩就比试比试,这也算是跨兵种比试啦——”说罢,成冲便冲这名伞兵爽朗地一笑。

  然后彼此对视了一个眼神,没有喊一二三,双方就心照不宣地猛然加速,双手猛抓绳索,双脚也不闲着地猛蹬绳索,快速向上爬去,果真比起赛来。

  两人仿佛两只灵猴一般,又好像是在平时的训练场上训练似的,三倒手,两蹬腿,骨碌碌地往上快速爬了上去。

  两人仿佛是掐准了时间似的,几乎是同时抵达了悬崖的顶峰。

  见两人这副模样,这让在上面担了好一阵子心的其他几名士兵,仿佛丈二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实实地错愕了好一阵子。

  “你们俩捣什么鬼?不知道这是悬崖么?难道这也是闹着玩儿的地儿么?”身为班长和负责任的肖勇,见两人这幅模样儿,不由得责备了几句。

  “班长!没事儿,咱们训练不经常这么着吗?”见这名伞兵平安地上来了,身心轻松地成冲,对着肖勇浅笑道。

  几个人迅速围拢来,跟这名伞兵见面打招呼毕,肖勇随即问道:“你叫什么,是哪个部队的?”

  “我——,我叫苏武刚。至于我们的单位嘛!”这名伞兵说到这里,自豪地指了指自己胳膊上空降兵的臂章道:“这上边有我们单位的名称。不过,不看也罢,反正全国也就那么几支空降兵,即便是猜也能猜到,雄鹰旅的。”

  听苏武刚这么一说,原本充满好奇的其他士兵,顿时也就失去了仔细看一看他胳膊上那个空降兵臂章的兴趣,只是相互间你知我也知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你们呢?”苏武刚转而反问道。

  肖勇同样自豪地说出了自己部队的番号,接着继续问道:“你们雄鹰旅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嗨!还是那该死的鸟大队,将我们动员来的,非得让我们单位也来参加这次什么狗屁特种兵选拔,好像谁稀罕来似的。”尽管苏武刚心里非常得劲,但嘴巴上却口是心非地如是说道。

  说罢,还不心甘,继续说道:“我还是喜欢我们那儿的蓝天白云,喜欢置身于洁白的云端之上,海阔天空,飘飘欲飞的感觉,海拔好几千米的高空呢!那种一览众山小,世界都在我的脚下,那种感觉,呃!这种感觉,你们陆军是感受不到的!”

  “那确实,这种感觉我们确实感受不到!”站在一旁的叶晓川顿时就有点不爽了,只见他语气中夹杂点嘲讽地说道:“被绑成一个粽子似的挂在半空中,上天无门,下地无路,只能来回荡秋千,呃!这种感觉,我们确实没有感受过。”

  说到这里,叶晓川也不管此刻苏武刚的脸色如何,转头对着成冲继续说道:“成冲,你刚才是感受过,跟大伙说说呗,被挂在半空中来回荡秋千,到底啥滋味?”

  苏武刚顿时被噎得差点翻了白眼,正当他气呼呼地要义正言辞地反驳之时,肖勇强压住心头的笑意,摆摆手,对着苏武刚继续问道:“好了,别听他的。你说,你降落就降落呗,为什么单单挑了这么个地方,而且还没控制好伞包,还偏偏被挂在了悬崖上!得亏及时遇上了我们,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听肖勇这么一说,苏武刚顿时就不好意思起来,因此将叶晓川刚才的那番话儿也全抛到了脑后,只见他惭愧地说道:“我们原以为降落到这悬崖边上,多少会安全一些,毕竟脱离了鸟大队的主要防区,不会受到鸟大队的猛烈阻击,但是没曾想,我们几个在降落的时候,忽然刮了一阵大风,将我们几个都刮散了。而我,被刮到了悬崖的最边上,我努力调整了方向,但还是擦着悬崖的边降落了。危险时刻,我想干脆直接降落到悬崖底部去算了,结果伞包给悬崖上的树枝也挂了上了,得亏你们及时援手,多谢了!”

  “谢就不必了,只是那种飞一般的感觉……”叶晓川正要继续插嘴,肖勇白了他一眼,转而对着苏武刚接着说:“无论海军空军还是陆军,都是华夏军人,都是兄弟,都是战友,还说什么谢不谢的。人家说,四海之内皆兄弟,而咱们就是三军之内皆兄弟,是不是?”

  “对对对!还是肖班长你说得好,三军之内皆兄弟,管他什么海军空军还是陆军的呢!都是战友,所以不谢,不谢啦!”苏武刚嘿嘿一笑,就差当场抱拳跟这几名侦察兵磕头拜把子了。

  “那你接下来该怎么办?你跟你一起来的弟兄们失散了,要跟我们组成空陆联军,来个空地协同,一起行动吗?”叶晓川见苏武刚的态度变好了许多,继而又插进了一句话,说得十分俏皮。

  “刚才不好意思哈!”苏武刚看了看身边不远处的叶晓川,接着继续说道:“不了,我们几个恐怖约好了的,要一起行动,共同进退。如果我迟迟不出现,我的那几个弟兄们会着急的”

  “那好,我们就不留你了,你快去找你的弟兄们战友们吧!我们也得继续行动了。到时候,咱们在目的地再见!”继续收拾好各自的装备之后,肖勇朝苏武刚挥了挥手,示意作别。

  “再会,再会!咱们一起干他娘的鸟大队,到时候在目的地见。还有,成冲兄弟,咱们目的地见,记住,有机会咱们还得比试比试,刚才的比试不能算哈!你知道的,我刚才处于劣势……”在挥手作别的同时,苏武刚转而又冲成冲挥了挥手,似有不甘地说道。

  “好的!我等着你,但是咱们得说好先,不能比跳伞哈!”成冲连忙会意接招,同样在挥手作别的同时,玩笑道。

  “还有,不能跟他比荡秋千……”叶晓川又不失时机地插上了一句。

  众人嬉笑了一回,这才分头扬镳,各走各的道,迅速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之中。

  只有心中依旧尚有几分不甘地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边走边四处张望,不像是在向四周打探敌情,倒像是在茂密的丛林中丢了东西,此刻正睁大眼睛在东张西望地寻找。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茂密的原始丛林中,原本就树冠重重,互相折叠,遮天盖地。密林深处的光线原本就很暗淡,所以,当夕阳的余晖被高高的山峰遮去之后,茂密的丛林中,光线自然也就越发的暗淡了。

  “天黑了,周围光线变暗淡了,所有人都提高警惕,注意各自身边一草一木,以及任何的风吹草动。”一路隐蔽向前的肖勇,不失时机地提醒身边的其他战友。

  “班长!班长!”孟浪从队伍的后边快速跃了过来,压低声音,急匆匆地对着肖勇悄悄地喊道。

  “咋啦?这么着急忙慌的!”肖勇做了一个简单的停止前进的手势,回头问道。

  “班副不见!刚才我还远远地能看见他在后面跟着,这会儿,他却不见了!”孟浪匆匆地缓了缓气,压低声音,对着肖勇急促地说道。

  “不见了?这个该死的老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整天就没个正行!”肖勇暗暗地骂了几句,接着对着周围的其他战友,低低地说道:“咱们停下来,等等他,注意四周警惕,准备战斗。”

  其他人迅速原地卧倒,快速朝四周出枪,注意力高度集中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的风吹草动。

  “班长班长!”片刻之后,从后面黑漆漆地丛林中,传出了叶晓川那急促且毫无收敛的声音。

  “你他妈找死呀!”见这个不长进的副班长这副模样儿,肖勇急得连捶自己的大腿,见叶晓川慢慢逼近了,便朝他低声喝道:“你这么大声,生怕鸟大队的人找不到咱们吗?还是有意给鸟大队的人通风报信呀!”

  “不是呀!班长!有敌情!真的!我刚才一直负责给咱们队伍断后,发现有人跟踪咱们!”叶晓川急匆匆地跃了过来,气都没喘匀,就着急忙慌地说道,声音依旧好不收敛。

  “你确定?”肖勇眉头一缩,眼睛一亮,郑重地问道。

  “千真万确!绝对不骗你!确实有人跟踪咱们,而且人数至少了五六人!我亲眼看见了五六个黑影。”气喘吁吁的叶晓川,认真而紧张地看着肖勇,同样说得十分认真,就差当场指天发誓了。

  “快速寻找有利地形,高度警戒,准备战斗!”肖勇心里一紧,对着身边的其他战友,再次低声地命令道。

  此刻的他完全相信,副班长同志平时即便再轻佻,再没个正行,也绝不会无语不过撒这样的谎!

  那就是说,确实有人跟过来!并且,对方在暗,自己方在明。

  只有快速将自己方的这七人快速隐蔽,然后,再静静地等着对方自己慢慢送上门来,给他们来个以逸待劳,然后朝他们突然发起袭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