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铁血弹头 > 第三卷:鸟兵集中营 第二百五四章:相同血型

第三卷:鸟兵集中营 第二百五四章:相同血型

  就在直升机离开地面的同时,急救的医护人员,对闵婕极为迫切的抢救工作,在紧张得几乎令人窒息的情况之下,有条不紊地快速展开。

  现场的气氛尤其紧迫,现场所有的医护人员极快地忙碌了起来,分工合作,彼此协同,几乎到了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的地步。

  登上直升机的成冲,这时候坐在机舱靠前面一点的位置上,一直都无比紧张并且忧心如焚的死死地盯着,此刻正仰面躺在救护直升机临时病床上的闵婕,几乎连眼睛都不肯多眨一下。

  此刻的他全身的神经全力紧绷,神情高度紧张,注意力极为集中,心心念念地企盼着闵婕能够被抢救过来,不要出现任何的危险。

  盯着临时病床上奄奄一息命悬一线的闵婕,他的心里一阵疼痛,一阵怜惜。这时候的他甚至一厢情愿,并且还有些荒唐的认为,如果此刻躺在临时病床上的是自己,而不是闵婕,那该多好啊!那样,闵婕就不需要吃这么多的苦,受这么多的罪,承担这么多的危险了。

  此刻的他,为了能够换闵婕平安,他愿意替代她承担这一切,而绝不会有一丝的怨言。

  就在成冲目不转睛直直地盯着闵婕,几乎连眼睛都舍不得多眨一下之时,一道淡蓝色的医疗帘子快速拉了过来,彻底将他和闵婕隔离开了。

  这样一来,他只能透过这道淡蓝色的医疗帘子,偶尔听见几声从里面传出来的医护人员之间的匆匆对话,以及感受那种抢救生命时,紧张得无与伦比的迫切氛围。

  这时候的他,严格遵守之前的承诺,没有乱说一句话,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尽可能规规矩矩地坐在一旁边,安安静静地守候着闵婕,并且在心里开始默默地为她祈祷,为她鼓气,

  利鹰!你一定要坚强,你一定要坚持住,这没有什么,这真的没有什么。咱们是一群无所畏惧的铁血特种兵,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我们过不去的,无论是什么,都不可能将我们打败。

  闵婕!你还记得吗?你从来都是一个无所畏惧的铁血战士,你还是咱们大队最顶尖的狙击手。这点小伤怎么能难到你呢?不过是一颗小小的子弹而已,花生米大点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一定能够扛住的。

  婕儿,你知道吗?其实,在我的心里还有好多的话儿想跟你说,但是每次见到你,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有时候还会心跳加速,莫名的紧张。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所以,一切还得等你好了之后,康复了之后再说,到时候,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你看上去那么的冰冷,那么的冷峻,那么的沉默寡言,那么的矫矫不群,其实,我知道,你的内心并不是这样的,甚至还完全相反。

  这全是因为军中狙击手这个特殊的分工,以及长期的甚至还有些变态似的特种训练,使得你的性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为一名顶尖的狙击手,你随时都要保持沉稳的心态,时刻都要做到心细如尘处变不惊。

  这样才能时刻聚集自身最大的精力和心思,以不变应万变的心态,去完成那一个个常人看上去似乎根本不可能完全的艰巨任务。

  婕儿!现在在你的面前就这么一道小坎,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波折,你能撑过去的,是吗?你一定能够撑过去的。这个时候,你绝不能认熊,更不能认孬,是不是?你一直都是好样的……

  意料救护直升机的大功率引擎一直剧烈地轰鸣着,在那一眼望不见尽头的原始丛林上空,极快地飞行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见不到闵婕的成冲,继续沉浸在对闵婕的思绪当中,一时无法自拔之时,淡蓝色医疗帘子以内,气氛突然变得异常紧张,甚至还变得有些慌张起来。

  “糟了!主任,病人病危,失血过多,急需立刻输血……”一个女医生的声音,立刻变得尤为急促了起来,语气中,忧虑惊慌的成分,异常浓郁。

  “别慌张!既然这样,那就立刻给病人实施输血,好在咱们直升机上有血液储备,应该可以应付得过来,只要病人暂时度过了难关,我们抵达了大队之后,再细致治疗。”挂中校军衔的主治医生,立刻镇定地回复道。他的语气虽然也有些急促,但是相对于刚才说话的女医生来说,还是镇定稳重得多。

  “可是!可是——”这名女医生继续急促地,并且还带有几分惊慌地说道:“可是,病人的血型极为怪异,非常稀有,并非常规血型,刚刚查过了,是rh血型,也就是咱们常说的熊猫血型,这种血型极为稀有,极为特殊,别说是直升机上了,就连咱们大队也没有储备……”

  现场顿时就变得异常的紧张起来!在场的所有医护人员都精神高度紧张地望着这名挂中校军衔的主治医生,企盼他能提出有效的解决办法来。

  “还有这种事情,病人居然会是rh血型?”显然,这个坚持结果也远远地出乎了主治医生的预料,从医多年,并且医术老道的他,也万万没有料到,在此刻如此紧张,如此紧迫的情况之下,居然还会出现这种几乎百年难得一遇的特殊情况。

  “是啊!正是这个特殊的血型,主任!咱们该怎么办呢?如此下去,病人恐怕坚持不了几分钟了,一旦造成大脑缺氧,极有可能造成脑细胞大量死亡,甚至极有可能直接造成脑死亡,以致无法抢救……”该名女医生,异常担忧地如此说道。

  但是她的话儿还没有说完,就立刻被这名主治医生给粗暴地打断了:“闭嘴!病人因为失血过多,从而造成的严重后果,我比你清楚得多,用不着你来解释!越是危急的情况,咱们越是要冷静,千万不要慌,更不要乱。我记得,像这些特殊血型,好像只有东南军区有储备,这样,咱们一边继续抢救,一边调转直升机的方向,直奔东南军区总医院……”

  终究是一名从医多年,并且医术老道的老医生,大风大浪见得多了,故而,相比起其他人来,自然表现得稳重些,镇定些。

  “恐怕已经来不及了!病人已经出现了病危的情况了,恐怕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怎么办?咱们该怎么办?”医者父母心,该名女医生丝毫也没有在意主治医生打断了她的话儿,依旧忧心如焚地焦急回道。

  现场顿时出现了一阵惊慌,一阵几乎束手无策回天乏术般的惊慌!

  而此刻一直隔离在淡蓝色医疗帘子之外的成冲,由于一直沉浸在对闵婕无限的思绪当中,一时竟没有意识到里面的医护人员那紧张而急促地对话。

  当他的耳边反复地出现“rh血型”以及“熊猫血型”这两个词语之时,顿时仿佛突然触电一般,猛然回过神来,激动兴奋得差点直接跳了起来。

  听见里面的医护人员此刻几乎已经慌乱了,成冲丝毫也不顾及之前的诺言,急促而兴奋地立刻说道:“rh血型,rh血型,我正是rh血型,我正是rh血型……可以输我的血,可以输我的血,快!要快……”

  急促地说话间,成冲就已经高高地挽起了自己的袖子了。

  “胡闹——”可是,成冲的话儿还没有说完,焦急之下,该名主治医生离开在里面厉声斥责道:“你忘记你刚才说的话儿了吗?你说了不乱说一句话,不打扰我们,不干涉我们抢救的吗?”

  “是真的!是真的!我没有胡闹,我也没有骗你们……”焦急而且兴奋之下的成冲,几乎就连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此刻的他,不顾一切地撩开了那道淡蓝色的医疗帘子,极为认真地对着这名主治医生,极度想证明自己似的急促说道:“我真没有骗你们,我是真的是rh血型,不会错的……”

  正当所有人面对成冲这几乎有些莫名其妙的举动,面面相觑,一时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时,极度想证明自己的成冲,极快地想到了现场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于玥在场,继而连忙指着于玥,无比兴奋,无比焦急地说道:“对!对!对!这件事情于玥是知道的,当初病人给我输血的时候,她就在场……”

  这个时候,原本一直只顾着抢救病人,而忙得不可开交的于玥,仿佛做梦一般,身子随即一震,猛然醒悟过来。此刻同样感到异常惊奇,甚至还有点不敢相信地立刻点头道:“是的!主任!成冲他没有说错!他确实就是rh血型,没有错,肯定没有错!上次输血的事情,我还记得……”

  该名挂中校军衔的主治医生异常惊奇地望了望成冲,转而又大惑不解地望了望此刻也异常兴奋的于玥,一时竟似丈二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

  继而,依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对着于玥说道:“于玥!他胡闹,你可不能胡闹,这种事情是绝不能有丝毫儿戏的,你应该知道,输血的时候,如果血型对不上号,那可是要死人的啊!”

  “主任!绝对不会错!”于玥连想都没想,便立刻回道:“上次病人给成冲输血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您就尽可能地放心吧,绝对错不了!人命关天的事情,我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当然知道其中的轻重!”

  见于玥说得如此真诚,说得如此诚恳,根本容不得其他人不信。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竟然会这么凑巧,那,那,那就事不宜迟,立刻准备输血。”情况紧急,时间紧迫,快速反应过来的主治医生虽然心里还是感觉到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作为一名从医多年的医生,当然也知道此刻的时间意味着什么。

  何况,这时候的他,没有怀疑于玥的任何理由。

  在其他人快速行动了起来的同时,该名主治医生立刻转过头来,强行让自己缓和了一下脸色,对着成冲急促地说道:“小同志!那你准备好了吗?你大概也知道,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补充的血量不少,从你身上直接输血的话,可能会对你的身体产生一定的影响……”

  “首长,您尽管输吧!病人需要多少就输多少,我的身体很好,没有问题的!”成冲连想都没想,就极其爽快地答应了,并且早就做好了输血的准备。

  是的!为了闵婕,哪怕是死,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何况只是输点血而已。

  生怕主治医师还有点不放心,成冲接着无比郑重甚至还有些悲壮地说道:“首长!你尽管放心的输血吧!如果,我跟病人,两人之中,只能活一个的话,我也希望病人能够继续活下去……”

  “胡扯!两个都要活,一个都不能少……”此刻,大为感动的主治医生,脸色迅速一沉,声音凝重,同时无比严肃地如此训斥道。

  在场的其他医护人员,顿时也被成冲这个刚强的铁血军人给深深感动了,甚至被他这个倔强的铮铮汉子给彻底震撼住了,他的一举一动,都显得那么的独立特行,他的一举一动都显得那么的重情重义,那么的义无反顾。

  好样的!不愧是咱们堂堂华夏的军人,不愧是咱们英勇的,优秀的华夏儿女。

  而这其中,以于玥为甚!

  在这个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候,她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这其中,既有对闵婕的羡慕,好像又有丝丝对成冲的心疼,同时,还有一种莫名其妙,并且也很不应该的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