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铁血弹头 > 第四卷:矛盾大队 第三百六十章:山崩地裂

第四卷:矛盾大队 第三百六十章:山崩地裂

  如疾风一般,快速冲到山崖边的三人,丝毫也不曾停留,片刻也不曾耽搁,陈正和猛虎在先,成冲自己负责殿后。随即手攀绳索,双腿则紧紧地抵牢,自上而下,仿佛一只只敏捷的灵猴似的,娴熟而有序地向下飞速滑去。

  正当三人迅速从现场撤离,飞速向山崖下飞速滑行之时,但听见山崖之下的西北面,突然传来了一阵紧接一阵极为剧烈,极为猛烈的枪炮声。

  那无比剧烈的枪炮声,凶悍地撕裂了现场的片刻宁静。使得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尤为的紧张和凶险起来。

  其实,那正是飞龙带领着特战编队的其他队员,向隐伏在西面,此刻试图向他们发起疯狂反击的雇佣兵们,发起坚决的,猛烈的阻击。

  这时候的飞龙,带领着特战编队的其他队员,坚贞不渝地执行着成冲刚才的命令,只是被动的防守,而没有主动地出击。所以,这时候的他们,全部都隐蔽在坚固而且合适的临时掩体里,以逸待劳地坚决阻击着西面试图发起疯狂反击的敌人。

  “怎么回事儿?飞龙!立刻报告你那边的情况!”此刻尚处于向下飞速滑行的成冲,片刻也不耽搁,当即就在耳麦中,急切地问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猛虎将炸药运上去片刻之后,这些隐伏在西面的雇佣兵,就仿佛集体发疯了一般,向我们连环发起了一波紧接一波的疯狂攻击!都他妈不要命似的……”正使出浑身解数,坚决阻击敌人的飞龙,随即在耳麦中,仓促地日此回答道。

  “糟糕——”听完飞龙的仓促汇报之后,飞速思忖了片刻,双脚刚刚一着地,成冲便不由自主低喝了一句。顿时,他的脸色也随即变得极其难看起来,他那紧锁着的眉头,仿佛雷雨季节,漫天散不开的乌云一般。

  “怎么回事儿?到底发生什么了?”已经先一脚着地的陈正,见身后的成冲居然这般反常的模样儿,当即转过头来,认真而又面带几分紧张地问道。

  “咱们刚才的行动,很有可能暴露了!他娘的!真他娘的该死!千小心,万谨慎,最后却还是暴露了!”眉头紧锁的成冲,颇有几分焦急地如此叹道。

  不过,此刻的他,深刻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所以并没有将飞龙刚才向他汇报的话儿全部说出来,免得猛虎多心,甚至自责。再者说,这件事情,未必就跟猛虎就有直接关系。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然而,对此一无所知的猛虎,仓促之下,想都没想,便立刻向身边的成冲如此问道。

  不过,还没等成冲回话,一向火爆脾气的猛虎,猛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战意凌然地大声喝道:“就算咱们的行动暴露了,又怎么样?就算他们所有人全部冲出了山洞,老子也能将他们一个一个地全部送进地狱。老子早就想跟这帮王八蛋,跟这帮没有骨头的缩头乌龟,面对面死磕一次。看看到底谁他妈才是最厉害的……”

  “现在不是你逞能的时候,更不是你犯个人英雄主义的时候——”飞速思索对策的成冲,这时候没好气地打断了猛虎的话儿,顺嘴又训了他一句。

  “我看没有什么关系!问题应该不大!”一旁的陈正见此状况,飞速思忖了片刻,随即插进话儿来,自信满满地说道:“孤鹰!你放心好了,咱们的行动就算是暴露了。他们就算知道咱们刚才行动的目的,也无济于事了!老子布置的炸弹,是死弹,就算是神仙也拆除不了。他们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想,山洞里的那群王八蛋,这次一定是死定了!”

  “战鹰!都这个时候了,你的想法怎么能够这么幼稚呢?”眉头紧锁的成冲,顾及不得此刻的言语和措辞了,当即就对着陈正低吼了这么一句。

  随即冲眼前的两人极快地挥了一个手势,同时急促地下令道:“走!咱们先去协助飞龙他们,先将西面的敌人打退了再说——”

  说罢,三人便飞也似地向飞龙他们所在的位置,飞速而去。同时,成冲对着一旁的陈正,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战鹰,你想啊!既然这个该死的山洞是当年猴子国在老崖山山脉之下专门修筑的地下秘密基地,按照猴子国所处的位置,那么,这个山洞在老崖山南面,也就是紧靠猴子国的那一面,必然也有一个出入口,而那个出入口,才是当年猴子国修筑这个地下秘密基地时的正面出入口。而紧靠我们这边这个洞口,很有可能是毒蝎佣兵团的人来了之后,才专门打通和修筑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山洞之中的雇佣兵,在获知咱们的真实意图之时,会及时地进行回避,说不定,还会顺着南边的那个出入口逃窜,甚至直接逃入猴子国的国境?”看上去,很有几分大脑粗模样的猛虎,随即如此分析道。

  在快速向前狂奔当中,成冲匆匆地转头望了猛虎一眼,继而十分痛心地说道:“对啊!这才是他娘的最要命的地方!”

  “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儿,那山洞中那名该死的肥尾蝎,说不定还有那该死的鳄背蝎,岂不就这么被他们逃过了一劫?”此刻恍然大悟的陈正,在飞速向前狂奔的同时,狠狠地捶了自己的大腿一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儿,那实在是太他妈的可惜了!那两个该死的王八蛋,命居然会有这么硬,居然还会有这么长,这一次这样炸都炸不死他们,也真是没道理可讲。当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却在天,人算不如天算了。”脚步不停,飞速思忖了片刻之后,成冲无比痛心,无比惋惜的如此说道。

  这个时候的他,之所以表现得如此的痛心,表现得如此的惋惜,并不完全是因为那该死的肥尾蝎以及鳄背蝎因此很有可能而逃脱了性命。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两人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于强大,身手实在是太过于厉害了。

  换句话儿来说,这么好的一次机会,都没能彻底地收拾了他们两人。那么,接下来,再去收拾他们,可就难了。在很大的程度上,后面很有可能就要跟他们面对面,硬碰硬的死战,血战了!而那样的话,自己方必然会付出一定的鲜血和代价,那简直是一定的,简直是毋庸置疑的!

  毕竟,对方的实力就明摆在那里。而与这样的高手面对面过招,不能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否则,不但会让人大失所望,说不定还会令人异常的痛心。

  这才是他此刻惋惜和痛心的主要原因所在。

  然而,任何一名优秀的指挥员,一定是一个绝对的现实主义者,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无论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但是前提是必须将眼前力所能及的一切都尽可能地做好,否则,接下来的事情,只会更坏,只会更糟。

  哪怕接下来将洪水滔天,那也必须先将眼前的事情尽可能地做好。对于一名优秀的指挥员来说,想得远那是极其必要的,但是连眼下的事情,如果都做不好的话,那么再谈接下来的事情,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想到这里的成冲,当即鼓舞身边的陈正和猛虎两人道:“这些暂时先不管了,咱们先去协助飞龙他们,将西面的敌人全部赶回他们原来的掩体里去再说。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要一步一步地做。”

  “可是,留给咱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那,那三百公斤的高爆炸药,很快就要起爆了!”此刻急性子的猛虎,在一旁焦急地提醒道。

  “不怕,时间我一直都在心里掐着呢!现在还有好几分钟呢!这个时间,咱们一起将敌人全部赶回去,应该不会太难!”亲手布置了那颗大炸弹的陈正,颇为淡定,颇为自信地如此说道。

  说话间,飞速而来的三人,即将抵近飞龙他们所在的阻击阵地了,成冲随即在耳麦中,急促地下令道:“利鹰,你带领狙击小组先撤,往北撤三百米到四百米的距离,同时,做好掩护其他队员后撤的准备。”

  “明白——”一向沉默而且冷峻的闵婕,在回答成冲之后,随即在耳麦中,指挥其他两名狙击手,向北快速撤退,离开爆炸区域,撤退到较为安全的区域去了。

  同时,身披丛林吉利服的这三名狙击手,凭着各自的专业技能,以及自身专业在实战当中所起的特殊作用。他(她)们三人在飞速撤离到较为安全的区域之后,便飞快地占据了有利地形,呈品字形分布,彼此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同时极快地向前出枪,快速做好掩护其他队员后撤的一切准备。

  这时候,利剑和闪电两人,在成冲的快速指示之下,也不再死守山洞的洞口了。而是立刻紧跟的成冲他们三人之后,同样飞速增援飞龙他们。

  而当成冲他们五人,快速冲进飞龙他们所在的阻击阵地之时,飞龙他们正在与那一群玩命反击的雇佣兵们,血战正烈,激战正酣!但见眼前至少了十几名雇佣兵,正血红着双眼,悍不畏死地向前发起殊死般的疯狂反击。

  哒哒哒……哒哒哒……轰……

  这个时候,枪炮声大作,蜂拥的子弹,在阵地上彼此交错,肆意横飞,交织成一张张密不透风的弹网,卷起一股股炙人的热浪,挟裹着一股股浓烈的死亡气息,凶悍地笼罩着整片交战区域,几乎不留一丝缝隙。

  彼此血红着双眼,咬牙切齿,互不相让。

  然而,相对来说,敌人的人数虽然较多,火力也比较猛烈,但是他们毕竟都是跃出坚固的掩体之后,跟以逸待劳的华夏特种兵精锐们殊死血战的。更何况,他们的军事素质以及单兵实力,跟这群华夏特种兵精锐们相比,压根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所以,此刻的他们,虽然看上去反击很猛烈,一个个也确实做到了悍不畏死,无惧无畏,但是血战了几分钟之后,除了自己方现场产生了几具血肉模糊的死尸之外,居然没能够向前越雷池一步。更别说直接突破飞龙他们几个临时构筑的坚固阻击防线,向前直接突进了。

  而当成冲他们五名特战精锐快速加入激战之时,阵地上我方的火力顿时加强了几乎一倍。原本就处于下风和被动的雇佣兵们,顿时就变得越发的被动,变得越发的乏力和力不从心了。

  在我方以逸待劳,并且无比猛烈的火力之下,那些胆敢跃出掩体,并且悍不畏死的雇佣兵们,一个紧接一个地被05式冲锋枪击发出来的小口径子弹,凶悍打穿了身体,甚至直接剥夺了生命。

  片刻之下,那些冒着巨大生命危险,跃出坚固掩体的雇佣兵们,一个紧接一个地倒下了,带着满腹不甘以及对生命的无限眷恋无限向往,瞳孔放大,气绝而亡……

  再次连续干倒了五六名雇佣兵之后,见此刻反击无望,那些侥幸活下来的雇佣兵们,在各自的生命受到巨大的危险之下,不得不退了回去,不得不重新钻进那一个个低矮的坚固工事当中去了。

  “杀——”此刻杀得兴起的猛虎,见此状况,这个愣货居然也跃出了掩体,竟然毫无畏惧地向前追杀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旁的成冲不顾一切地立刻将其扑倒,同时厉声训道:“猛虎,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不要命了?”

  接着,成冲又冲身后喊了一句:“立刻给老子后撤,全线后撤——”

  “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一鼓作气,将这伙敌人斩尽杀绝呢?”杀得兴起,血红着双眼的猛虎,战意凌然的反问道。

  “后撤!立刻执行命令——”时间已经非常的紧急了,分毫也容不得耽搁了,成冲当即极为严肃地冲他大声吼道。

  深知其中利害的其他队员,随即交替掩护,快速向北面后退,肾上腺激素稍退的猛虎,也只得快速执行命令,紧跟在退伍之后,迅速后撤。

  而这个时候,掩护他们的狙击手,也及时地发挥了应有的作用,不断地朝这边极为精准的开枪。虽然他(她)们此刻身处于几百米之外,但是此刻只要一有雇佣兵的脑袋冒出掩体,立马就会遭到精准而来的狙击弹,直接爆头。

  在成冲的带领之下,在闵婕所带领的狙击小组的掩护之中,所有特战队员,这才快速地从刚才敌对双方的激战阵地上,顺利地脱身,同时,极快地向北面飞速撤离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几乎来自于地心深处的巨大声响,毫无征兆地猛然炸响。刹那间,山摇地晃,山崩地裂,大地几乎都在跟着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仿佛现场发生了高级别的地震一般。

  那近三百公斤的特种c4高爆炸药,仿佛早就已经按耐不住了似的,此刻在那几乎密闭的山洞内,终于犹如被困良久的洪荒猛兽一般,将自身所携带的全部能量,以一种最为直接,最为粗暴的方式,猛烈地宣泄了出来。

  “卧倒——”成冲及时地冲身边的队员们,厉声嘶吼了这么一声道。

  其实,根本用不着成冲吆喝这么一嗓子,军人,尤其是这一对极为精锐的华夏特种兵,对于爆炸,几乎都有一种近乎条件反射般的躲避本能。几乎就在那近三百公斤高爆炸药怒吼的那一刹那,所有人便即刻就地卧倒,并且尽可能地蜷缩着各自的身子,尽可能地缩小各自身体的暴露面积。同时,尽可能地将自己的胸脯与地面保持一部分的距离,防止猛烈的爆炸,震坏了胸腔内的五脏六腑。

  尽管他(她)们都知道,这一次的猛烈爆炸,与其它的普通手雷或者炸弹,是完全不同的,但是他(她)们都毫不动摇地照样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