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铁血弹头 > 第五卷:鏖战孤岛 第四百七二章:狙杀狙击手

第五卷:鏖战孤岛 第四百七二章:狙杀狙击手

  然而,世界上的任何事物,不可能都一帆风顺,一蹴而就。总是会充满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阻碍,一波三折,充满着各种未知的变数和意外。

  更何况,这时候的陈正他们是前去敌人戒备森严的腹地,偷袭他们的重要目标炮兵阵地呢?那样的话,无论他们将遭遇什么样的波折和阻碍,都在情理之中,都不算过分。

  这时候,应该算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困兽犹斗的黑夜,仿佛为了发泄黎明来临之前最后的淫威,将自身所携带的无尽黑暗,自上而下,使出浑身解数地向着苍茫的大地,严严实实地笼罩了下来,不留一丝的缝隙。

  夜幕之下的孤岛,仿佛一个远离众生的孤独的巨人一般,孤零零地矗立在广袤无边的**大海之上,千万年来,岿然不动,任由风吹浪打,潮起潮落。

  被茂密丛林所严密覆盖的孤岛之上,这时候,枪炮声还在此起彼伏地响彻不停,直逼云霄。

  穷追不舍的雇佣兵们,依旧还在集中他们兵力,以及他们那无比猛烈的火力,还在朝着成冲他们所隐蔽,或者躲避的位置,狂轰滥炸,疯狂扫射。

  时间,非常的紧迫,情况,异常的紧急。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战友用追击的生命和鲜血在竭力地支撑着。

  也就是说,陈正他们每耽搁一分一秒,成冲他们都很有可能因此而付出血的代价。说真的,这样的时间,实在是太过于宝贵了,那耽搁一丝一毫,那都是奢侈而且可耻的浪费。

  紧迫的时间,要求陈正他们的行动必须要快。

  然而,进入敌人戒备森严的腹地之后,他们又不得不放缓脚步,每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必须万分的谨慎。

  因为,越是靠近敌人的炮兵阵地,那么,危险就自然而然地多了一分,简直成正比增长,这几乎是一定的。

  好在,敌人的炮兵阵地之下,被一大片茂密的原始植被所严严实实地覆盖着,人在茂密植被的掩盖之下,缓缓前进,相对来说,还是提供了一定的隐蔽性和安全性。

  绕过刚才的那块岩石,前面出现了一大片由丛林枯枝败叶所堆积而成的腐殖层,这是覆盖在上面的植被,长年累月新陈代谢而产生的结果。只是,这样厚厚的腐殖层,人无论多么小心谨慎地行进在上面,作战靴与枯枝败叶之间,都难以完全杜绝声响的发出。

  不过,这时候的丛林区域内,枪炮声还在此起彼伏,较相争鸣,凶悍而粗暴的枪炮声,在很大的程度上,对这队华夏特种兵精锐所发出来的,几乎微不可闻的细微声响,起了极好的掩护和掩盖作用。

  然而,即便是如此,那也来不得丝毫的麻痹大意。

  更何况,那群该死的毒蝎佣兵团,如果在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设置了一点小把戏,他们几个万一一不下心,踩踏了进去,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有时候,欲速而不达,尤其是前去在敌人戒备森严的腹地,偷袭敌人的炮兵阵地,就更应该如此。小心驶得万年船,一切以小心为上,一切以谨慎为纲。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继续向前摸进了几百米之后,敌人提前设置的一个暗哨,居然就在陈正他们前方约三十米开外的地方,提前暴露在了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这个时候,不得不说,带红外成像功能的微光夜视仪,还真是个好东西,这件功能合成高灵敏度的仪器,在夜晚的丛林之中,给人一种仿佛多长了一双特殊眼睛一般。即便对方隐藏得十分的严实,那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热源,却是无时不刻不在向外扩散着。

  而红外成像仪却能精准地捕捉到这种肉眼根本就看不见的热量,并精准地锁定对方的具体位置,即便他隐藏得再严实,也难以逃脱他自身热源,对他自己本身的无情出卖。

  不过,那群毒蝎佣兵团也不是吃素的,尽管他们的武器装备相对于这队华夏特种兵精锐们而言,还是要逊色一些,但是他们的军事素质,相对来说,还是很有一定水准的。

  因为,毒蝎佣兵团的这个暗哨,居然设置在一块凸出地面约两三米高的岩石上。这块岩石,四周的位置较高,中心的位置较低,呈中心塌陷的形状,而中心塌陷的这一区域,刚好够潜伏一名哨兵。

  这名毒蝎佣兵团的哨兵身旁丛林吉利服,头上还编制着简易地树枝藤蔓伪装,目光正炯炯有神地向着周围悄悄地打量着,而他的手中,竟然握着一支由m16步枪基础上,改进演变而来的mk12狙击步枪。

  而更为要命的是,在那块突兀而出岩石周围约十来米开外,是一大片的厚厚的枯枝败叶的腐殖层。这片腐殖层与其它地方的腐殖层还有些不同,因为这个位置较低,并且十分的潮湿,所以腐殖层之下,是烂泥过膝的乌黑沼泽。任何人或者其它动物,行进在上面,不但十分的艰难,而且还不可能做到,不发出丝毫的声音。

  也就是说,如果陈正他们此刻要偷袭该名哨兵的话,用刀几乎不可能,因为没有人能够保证,自己在顺利通过那十来米远的枯枝败叶的腐殖层,还不被对方所发现,如果做不到,那恐怕就只能用枪了,然而,在这个关键的位置上,一旦枪响之后,那将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到那个时候,恐怕能做的,就是在敌人大股增援这边之前,完成爆破敌人炮兵阵地的炸药,然后所有人再从容地从现场撤离。

  当然,这恐怕也只是自我**般地过一把想象瘾而已。

  因为,在敌人的这个戒备森严的重点防御区域,一旦枪响,这队华夏特种兵精锐们能不能顺利的脱身,恐怕还得两说呢!至于快速地找到合适的爆破点,安装好炸药,然后再从容地从现场撤离,等撤离到安全位置之后,再引爆炸药,那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嘛。

  即便是你自己傻,可敌人绝不会因为你傻,所以他们也傻啊!

  只要现场的枪声一旦响起,这里必然会遭到敌人重兵的包围,到那个时候,这队华夏特种兵精锐们,即便是插上翅膀,恐怕也飞不出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

  狡猾而该死的毒蝎佣兵团,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这才特意将他们的这个潜伏哨,设置在那块突兀而出的岩石之上的。

  现在已经到达这个关键位置了,总不能再原路返回,功败垂成吧?

  焦急之下,迅速转身躲避起来的陈正,快速掏出了随身所携带的孤岛地形图,借助树枝缝隙之间,透露下来的,极其细微的月光,经过一番辨认之后,很快就在地图上找到了准确的位置。

  这个结果,令他又愁又喜。

  愁的是,这个时候的他,还想不到一个悄无声息干掉对方的好办法,而喜的是,此刻的他,居然发现,在那块突兀而出的岩石之后,居然还有一个通往孤岛制高点的小小暗道。

  不过,这个暗道并不能直接通往敌人最后的大本营,准确的说,是通往敌人此刻当成炮兵阵地来用的那块平面区域。

  这原本只有一个很小很小的豁口,但是驻扎在这座孤岛上的官兵,因为防御和通行的需要,居然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将这个很小很小的豁口,改造成了一个完全可以容下单人通行的小小通道。

  这时候,对于陈正他们而言,只要拿下了那个该死的毒蝎佣兵团的潜伏哨哨兵,也就是那名狙击手之后。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可就变得容易多了。毕竟,要在那个小小的通道内,寻找一个个足以摧毁敌人炮兵阵地的爆破点,这对于常年玩爆破的陈正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困难。

  但是问题,这时候他,该怎么无声地干掉敌人的那个拦路的瘟神呢?

  绕了一圈之后,问题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然而,就在陈正一筹莫展,万分焦急之时,随后跟上来的飞龙,却顺利地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

  说巧不巧,这时候,飞龙所带领的那名特战队员身上,居然还背了一张强力的狙击弩。这种狙击弩虽然射程有限,杀伤力也远远没有普通的枪械那么强悍,但是他却可以做到无声击发,可以做到无声杀敌。

  而更为重要的是,它在五十米的范围内,精准度极高,几乎可以和狙击步枪相媲美,这也是它能获得狙击弩这一殊荣的重要原因。

  相比起海军陆战队队员来说,狙击弩还是有些新鲜的,也只有矛盾大队的队员们,在执行任务时,在根据任务的具体需要,才会相应的配置一两张。

  而这一次,成冲所带领的特战编队,一共也只携带了三张,你说巧不巧,偏偏飞龙所带领的这名特战队员身上,恰巧就背了一张。

  既然是这样,那就啥也别说了,抓紧时间,赶紧瞄准射击吧。

  然而,这时候,要用这种冷兵器狙击弩,去狙杀那名手握热兵器狙击步枪的雇佣兵,又谈何容易呢?

  首先,这时候的那名敌人的狙击手,趴在相对隐蔽的那块突兀而出的岩石之中,四周高出来的岩石,给他提供了天然的屏障,如果直接瞄准狙杀,条件根本就不允许。

  并且,敌人的位置较高,自己这边的位置较低,以较低的位置,攻击对方较高的位置,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更重要的是,敌人手里的狙击步枪,无论是从性能上,还是从威力上,都完爆这名特战队员手中的狙击弩。这时候要在不利的条件下,挑战敌人的那名狙击手,且不说单兵技能如何,至少,这份勇气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不过,对于这时候的陈正他们而言,他们几乎已经没有退路,没有别的选择了,似乎只剩下狙杀那名狙击手一条路了。

  “你有没有把握?要不我来?”飞龙目光如电地盯着该名特战队员,语气十分沉着地问道。

  该名特战队员并没有回答飞龙的话,而是静静地趴在原地,缓缓地微调着自己的射击姿势,同时,眯着左眼,右眼正无比犀利地向着那名几乎只露出一点点后脑勺的敌人身上瞄去。

  瞄了好一会儿之后,始终没见一点动静。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不立刻射击呢?”心急如焚的陈正,回过头来,低声地问道。

  然而,当陈正顺着该名特战队员的目光,同样向上看去之时,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名特战队员绝不是在拖延时间,也并不是没有准备就绪,而是在屏住呼吸,纹丝不动地等待着最佳的射击机会。

  说起来,还很是有些无奈。

  谁让他此刻手里握的只是一张威力算不上多么强大的狙击弩呢?

  这种狙击弩虽然可以做到无声击发,无声杀敌,但是存在的风险也的十分巨大的。而最大的风险就在于,如果一支弩箭杀不死敌人怎么办?或者说,在短时间内,杀不死敌人怎么办?

  要知道,弩箭射出去之后,可不像子弹那么狂暴,它多半只走直线,也不会高速转圈,射入敌人的体内之后,多半只会穿出一个血洞来。如果这个血洞,并不在敌人的关键部位上,那么,敌人会不会立刻死去,那还真得两说呢!

  如果一击之下,敌人并不能立刻死去,那又该怎么办呢?难道再补一支弩箭不成?要知道,狙击弩可不像枪械那样,一扣扳机,就可以轻松的连发。

  更何况,这时候对于这队华夏特种兵精锐们而言,机会只有一次,只有这少得可怜的一次。如果这次机会把握不好,那么,很有可能,这次偷袭的任务就已经失败了。

  那样的话,正遭受到敌人猛烈火力攻击的成冲他们,脱不了困,自己这些人,很有可能还会因此而陷入了敌人的重围之中,成为敌人围困的对象。而敌人那该死的迫击炮,恐怕还会持续地怒吼下去,直到将自己这些人,全部都炸成炮灰才肯善罢甘休。

  所以,这时候,必须万分的谨慎,必须万分的小心。

  因为,这时候,只要一着不慎,必然就会满盘皆输,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淌着,现场所有人的心脏,几乎都随着时间的跳动,在不断地加速跳动着,没有任何人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