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两世欢颜 > 第167章 元宵月夜
  小满说来说去的都是夏青蝉听过了几次的趣事,说完自己也不好意思,搭讪着出去了。

  她走到大双院中,年节事多,管事娘子们都极是繁忙,小满见大双院中人来人往不断,倒比栝树小院热闹许多,不禁叹一口气。

  外面的使女们见是夫人身边的小满来了,都赶紧迎上来,拉着她进去,又都抢着问候。

  大双也赶紧赶来笑问什么事?

  小满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今日灯节,外面热闹,想问问大双娘子能不能备一辆车,我与几个嬷嬷可以陪夫人出去看看?”

  大双不敢做主,沉吟片刻,道:“此事还需先回枢相,我立时遣个小厮去告诉他老人家,你先回去吧,一有回话我就亲自过来回夫人。”

  小满回房去,见夏青蝉灯下拿了一只玉簪,在锦缎桌布上一道一道划着玩,心中突地觉得夫人很可怜。

  她走到夏青蝉身边,笑道:“夫人,婚礼的贺礼咱们还没看遍呢,要不要我拿了钥匙来,咱们随意拣几箱子,猜里面是什么?”

  夏青蝉摇摇头道:“横竖不过是些锦缎、珠玉、珍宝、字画,有什么好看的?”

  说起珠宝,想起一事来,对小满笑道:“我此前去沙漠,在戈壁上拣了好些玛瑙石子,那才好玩呢!那阵子每日与张锦灯下把玩……可惜被一把火烧没了。”

  小满伺候了这一阵子,已知夫人喜欢说起沙漠奇景,见夏青蝉自己提起,正中下怀,立时问夏青蝉可见到过沙丘狐狸?

  夏青蝉便又一次对小满说起侯小乙在沙漠中捉到一只狐狸的趣事来。

  两人正说笑间,外面使女喜开颜笑进来回道:“夫人,枢相回来了!”

  使女话音刚落,江壁川含笑走了进来,身上已换过常服。

  夏青蝉起身迎上去,笑道:“不是说你陪陛下在宣德楼么?今年这么快就散了?”

  江壁川柔声道:“还没有散。”

  又道:“蝉儿,你要不要去看看灯节街景?”

  夏青蝉吃了一惊,几乎受宠若惊,忙笑道:“好啊!你当真陪我去?”

  小满开心极了:她方才告诉大双,不过是想着夫人能出去逛逛也好,没想到枢相听说竟撇下陛下亲自赶了回来。

  她赶紧找出夫人的斗篷,又出去吩咐使女们准备夫人出门的物事,又亲自去寻衣包,正忙乱间,江壁川道:“你们不必忙,不用人跟着。”

  只两人上了马车,张豹驾车驶出了江府偏门。

  夏青蝉并没有想过要下车闲逛,在车上看热闹就已很开心,一路到了天街,都是卖吃食、卖药、卖杂耍奇巧虫蚁的,又有花灯扎成的动物美人等。

  她隔着帘子,大觉有趣,没有注意到江壁川一直握着她的手。

  转眼马车驶到一家极大的酒楼前,夏青蝉见里面灯火通明,客人络绎不绝,笑问道:“这里好热闹,里面大约和中隐楼一样?”

  江壁川道:“大约稍稍不如,你想进去看看吗?”

  夏青蝉见这里来往人客极多,想起爹爹吩咐过不可去人多人杂的地方,但又想到壁川在身边自不必担心的,便笑道:“好啊!”

  两人刚下马车,便有店伙笑着迎上来。

  夏青蝉耳中听见散座客人们传来的一阵阵笑声,又有歌女们婉转的歌声伴着丝弦传来。

  她心中羡慕散座热闹,很想坐在人群中间,好听那些歌女唱曲儿,可是不知璧川对那店伙说了什么,店伙将两人带到了二楼隔间。

  夏青蝉心中微微失望,但坐下后,发觉这隔间虽一面临河,另一面窗下却正是散座,仔细聆听,仍能听见众人笑语声。

  难怪璧川说比中隐楼不足,原来是没有那样隐蔽安静,但正投了她所好。

  店伙不停进来端酒上菜,说话不便,两人只含笑相视默坐。

  夏青蝉觉得连空气中都是柔情蜜意,好不容易等到菜上齐,店伙关了门出去,她立即起身走到江壁川身边,依偎他坐了下来。

  两人十指紧握,听楼下歌女唱小曲,唱的正是灯火阑珊、元宵定情、地久天长。

  夏青蝉抬头对江壁川笑道:“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江壁川不答,只轻轻亲了亲她。

  这时楼下却哐啷一声,惊叫四起,好似有人将桌子掀翻,紧接着又有男子恶言责备声传来,又有那唱曲歌女哀求哭泣之声。

  夏青蝉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心中害怕,将身体向江壁川靠了靠,听他柔声道:“不必担心,这是那歌女的……家人找来了。”

  又道:“张豹应该已下楼去了。”

  夏青蝉听那男子污言秽语辱骂那歌女,说她是他的相好,要她给他银子,好去翻本。

  这时却有一个清朗的声音闲闲问道:“谁活得不耐烦了,扰我清兴?”

  夏青蝉听着声音熟悉,往窗外一看,正瞧见说话那人从楼上一个隔间窗户跳了下去。

  那人幸好并未跌死,因为很快她又听见他带笑问道:“小美人,你给我说说前因后果。”

  想来是问那歌女。

  夏青蝉摇了摇头,赵昉还是这般,一副浪荡子弟模样,这些事情让随从打发掌柜的去解决,不是更体面?

  想来是看上了那歌女?林意歌不是说过他逸闻最多?

  正想着,发现璧川在斟酒,原来不知何时他已松开紧握的手。

  夏青蝉想起他一向疑心赵昉,便假做没有听出赵昉声音,将一杯酒饮尽,又对他笑赞好酒。

  但楼下声响还是不时传来,那要翻本的男子责骂那歌女,说她做什么紧紧盯着这多管闲事的浮浪子弟?想是瞧上了他?

  那歌女正分辨,赵昉的声音清晰传来,无比郑重:“她自是瞧上了我,与我管不管闲事倒无关。”

  夏青蝉想到赵昉自得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

  江壁川站起身来,开门走了出去。

  夏青蝉心中惊疑,连忙也跟了上去,张豹正等在楼梯底部,三人从看热闹的人群身后走了出去。

  夏青蝉已然猜到江壁川发怒,心中虽好奇,却仍不敢抬头看赵昉在做什么。

  走到门外,远远听见那恶汉又叫道:“你瞧!这浮浪子弟又看上了那有钱人家的女人!不然怎的这般眼巴巴、馋涝涝盯着她走远!”

  两世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