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娱乐圈餐饮指南 > 第九十二章 瞬间出戏
  感谢文艺小痞子2的打赏~

  ……………………

  所谓入戏,简单点说,就是思想感情深入到戏中的角色,十分投入的进行表演。

  嗯,这个解释来自于《新民晚报》,人家还有示例呢,“出了剧场,我们买了两块烤白薯,边走边聊,说着说着,他竟入戏了,把白薯当成讨饭钵托在手上,走着台步。”

  嗯,这种能把白薯当成饭钵,聊个天还能聊出台步来的入戏那真是太高级了,张步凡显然还达不到。

  说张步凡入戏其实都不算太准确,那种状态,在外人看来确实和入戏了差不多,但于张步凡自己而言,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现在的他状态是有点奇怪的,介于半睡半醒之间,嗯,有点夸张和深奥了,只不过就是他从新找回了梦境中经历大伟人生的那种感觉,因为那是在梦境之中体验的,所以此时的他也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现在也处于梦境。

  入戏,是进入要饰演的角色,而张步凡进入的,对他来说,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这一点,他的状态就和入戏不一样了。

  不过别人也看不出来,所以,当他是入戏就好。

  于是,在接下来的拍摄中,当三个姑娘把他拒绝了的饼干递给李成功时,边上的牛耿忽然伸手抢过一块,还因此踩了李成功的脚的时候,明明只在镜头的一角,明明可以一直看着车窗外的他就那么转过了头,带着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这次,他的笑颜中又有了不同的意味,那是一种对于年纪已经不小却依旧保持着天真的牛耿的羡慕,曾经的他也有过这种天真,然而,随着在外闯荡愈久,那天真早已在某次的失败或受伤的时候从心中抹去。

  于是,在接下来因为火车出问题而不得不换乘的中巴车上,听着牛耿唱起“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的时候,他第一个笑着应和,唱着那首歌,眼中蕴着慢慢的回忆与怀念,那情感甚至充溢到了歌声中,竟是导致老江湖的徐争都差点破了功,忘了该演什么而跟着他一起唱,还好,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依旧僵着,总算忍住了。

  于是,在去往汗口的拖拉机上,他唱起了一首离别的歌,虽是唱离别,但他的脸上却挂着开心的微笑,时隔那么多年,他终于要回家了,唱着离别,心情却是归来团圆。

  于是,在最后与李成功和牛耿离别后,他迎着阳光走着,脚步越来越快,而他的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曾经丢失的天真与爽朗再次回到了他的脸上,他在回家,回到那个可以包容和治愈他一切心灵伤痕的家。

  ………………

  《人在囧途》的初版剧本里,除了李成功和牛耿的这条主线,还有一大堆的分线,比如娜娜和大马的分线,还牵扯到了大伟,再比如一位为了救治学生的眼睛而跑去骗钱的老师的分线,还有牛耿女朋友的分线,等等等等。

  等到剧本到了张步凡的手里,却是被他一点不犹豫的手起刀落一顿砍。

  原本有着一场浪漫、伤怀且刻骨铭心爱情的娜娜的剧情没了,她和大马就纯粹的成为了两个推销小东西的人,被推销者也没了大伟,只剩下李成功。

  而且,为了剧情的完整性与合理性以及喜剧效果等多方面考虑,张步凡在这段剧情之后,就在李成功往火车上挤的地方,还给他们多写了一个结局,这边,李成功开始往火车上挤,另外一边,兜售假货的的娜娜和大马被铁路警方追,他们没了命的逃跑,那藏于大衣下的各种小玩意儿于大衣翻飞之间,落了满天。

  再然后,老师的那个剧情也没了,一部喜剧片,却加入了这样一段纯粹的苦情戏,虽然也是为了表现李成功心境转换的一环,但那感觉依旧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还不好改,于是,整段干掉。

  至于牛耿的女朋友,那还用纠结么?杀!

  在干掉了这么多线之后,整个剧情脉络虽然清楚了,而且也合理了,但又稍显单调,于是,大伟的戏份就被扩展了。

  张步凡那时候纯粹是出于剧情考虑,却没想到,就这么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电影的前面部分,身为画家的大伟,虽然一直背着画画的各种工具,却从未展露过他的画画技巧,反而唱着歌,展露了歌喉,而在故事的最后,他终于动笔了。

  画面展开,那并不是画室,而是一间很普通的居室,床铺桌椅板凳,这些东西与房子中间放的那套画板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然而,在画板后的大伟,一手持油墨一手拿笔,对着画板,却是那么的放松,仿佛这才是最适合他的“画室”,因为这是家。

  一幅画正好画完,他从画板的夹子上取下画,看着那副画,他的脸上露出了暖暖的微笑,眼中则带着回忆,是在回忆那个表面刻薄严厉实则很有同情心的李老板?还是在回忆那个天真善良的挤奶工?又或者,是他们一起经历的,那一幕幕离奇又搞笑的故事?

  他把画装进一个袋子里,袋子上贴着一张快递的单子,他仔细的填写好单子,放在一旁,又取过另外一张画纸,开始继续作画。

  回到家里的李成功,依旧在犹豫着离婚的事情,一路上经历的事情让他开始重新思考起这件事情,以及他与两个女人之间的关系。

  妻子这时候走进来,手中拿着一个很大的袋子,他接过,打开,从中拿出一张画来。

  夕阳下,拉草垛的拖拉机上,三个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同路人,迎着阳光,放声高歌,唱的是离别,道的是团圆。

  他傻傻的看着画,又抬起头,傻傻的看着她。

  牛耿回到了家,回到了几个朋友中间,他拿着一个大袋子,自豪的叫道:“快,你们快来看!”

  他们聚集过来,以为他又从哪弄到了大钱,却没想到他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幅画来。

  泥泞的道路上,一个有几分憨傻的年轻人正用力的抱着一个老太太,一颗枣核从老太太嘴中吐出,远处一辆中巴,车上车下,一群人傻愣愣的看向这边,他就那样站在一群人的注视之中,身形那样的高大。

  “嗨。”他们摆摆手,失望的走开,只留下牛耿一人蹲在那里,看着那副画,笑得比要回了工钱还要开怀……

  至此,大伟的戏份,终于全部结束。

  徐争看看那边坐在画板后面的张步凡,正想着该怎么过去开解人呢,就听到一声长长的哈欠,画板后面那货两手举到头顶,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呻吟了一声,“可特么算是拍完了,累死我了。”

  然后,就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站了起来,一把扯掉脑袋上的发套,颠儿颠儿的跑了。

  只留下徐争愣在那里,嘴里喃喃自语,“这就出戏了?”